粽子

盗全LOL加漫圈
嘿嘿嘿小伙伴们要来扩列吗
还混cos圈语cblc orz

企鹅2585779254

【喻王】无名

不想开新坑就发了个结尾
这篇文1年前提的笔 现在考完试回来又写了点儿
算是了一个心愿吧
文笔不好 ooc 轻喷。

觥筹交错,热闹得紧。

别人饮着放荡,笑得轻狂,做着通天的白日佳境没落于曲转流觞,他借着夜色,醉得凄凉,捧着满手的赤诚之心破碎于满地荆棘。

黄昏之后便黎明,东山方落可再起。

一续炊歌一宛情,一面人皮一副心。

波澜未起笑涟漪,绵亘山谷欲柔情。

可笑至极。

他没来得及君临天下扶摇万里,也为尝过青云而上直破天际。

就此方休。

酒意起,大作,一梦南柯,未成黄粱终不得返。

追悔莫及。

有些情愫不是一朝烟火一艳鲜红就能一笔带过,有些伤痛不是一声道歉一句轻叹方才化作青烟,更何况,这些东西深入骨髓漫茫心血,就这么简单的了了,未免太过荒唐。

他没有一马平川的坦荡,没有遮天蔽日的豪爽,更不谈碧落沧海的勇气和决心。

王杰希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像丢了魂魄,失了信仰,再没了生下去的希冀。他拿着自己的锦绣前途做赌注,却做后输得连一枚铜板都不剩,输了战役,输了信任,更输了曾烈火熊熊燃烧着要去争取的心。

我把这颗似黑实红的心脏掏给你,你拿了,也没再还回来,我以为你明了情意,暗喜。

我的喜欢似乎要比上那青楼里的歌舞女子还要廉价,你瞥一眼就匆匆离去,我千方百计的想要看到你熠熠生辉的善睐明眸,你都不愿意施舍我一个感激,甚至是淡然的余光。

我送你江山,送你名誉,送你利益,送你这个活生生的人,你不要。

我送你信鸽衔橄榄示休战,你不要。

你送我约见书,我应了,换来一颗铁子弹。

真不甘心。

王杰希闷哼一声,偏头吐出已经发黑的一口血,随后不省人事。

蓝溪阁的人随后便至,喻文州心里不是滋味,偏头没看他,下了指令便匆匆离去,再未朝那个角落里的生人死灵瞥过一眼。

他听到了高英杰破天际的一声队长,听到了两方厮杀扭打的声音,甚至听到了王杰希的亡魂质问他为什么。

两行清泪早有征兆似地流下。

但喻文州没后悔,他不敢后悔,他也没这个资格后悔。

今生的缘,我们只好留到来世再续,但愿下辈子我们所效力的地方,不再誓不两立。

喻文州加快了步伐,他知道自己还有更要紧的事情去办,蓝溪阁不能没落在他手中,或出于贪婪自私,或出于恐惧悲苦,他只能不断向前,再走一步都是挣扎出一个新生般艰苦。

但即便鲜血淋漓,他也得不断向前爬。

下辈子我不会再辜负你的喜欢,你的希望,你的等待了。

想到这里,喻文州又饮一大口酒,被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不住地流却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知道这不是被呛出来的,这像是近年的不断积压,终于有了一个突破的节点,所有的忍耐都伴着痛哼付诸东流,所有刻在骨子里的印记突破枷锁亮了起来,灼烧至每一寸肌肤,气焰凶狠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回映着二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到这里,也得是个头了吧。

“买单。”喻文州走到前台,顶着通红的双眼头也不回地走出酒厅。

【马壳】(脑洞第三发

听到这句话的角落里的赵恩静暗暗惊讶,李相赫到底在张景焕心中有多强才会给他申请用低语,而且面对的是kkoma,一个在LCK里任务从未失败过的Assassin,可很巧,他也是射击专业的,据说Riot还特意为他打造了一个源计划系列的枪,名为'雷'。

“那我也就使用我的配枪咯?”kkoma笑道。

“换一下子弹吧,别伤着别人了。”张景焕看着kkoma准备拿枪的样子皱了皱眉毛,kkoma只有在认真的时候才会这样。

李相赫听到低语的名字的时候几乎是要飞起来,他还没见过低语是什么样子,只是听着别人说什么低语的第四发子弹有超强的后座力和威力,打完四发就必须换弹,现在可以拿到低语跟这个LCK最出色的射击专业Assassin对战,李相赫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高的待遇。

kkoma领着李相赫去了训练场地,范围几乎是低级士兵练习范围的好几倍。李相赫一直在四处环视,似乎在寻找些什么。“相赫?怎么了?”张景焕看到这样的李相赫笑了起来,像个小孩子找到新世界一样四处观察有没有自己需要的玩具。

“为什么没有靶子?”

kkoma回头看着李相赫,失笑:“我跟你打啊。”

语毕,李相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满眼的惊诧,他以为是向往常那样射靶子,这样的实战他还从来没有过,更何况,对手是kkoma,就算已经确保了不会伤到自己,刚才和Bang一起练习的成绩他自己都觉得太刺眼。

“那我就不客气了。”在kkoma的注视下李相赫说出了一句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那就开始吧,你站这里,我站在距离你一百米的位置,不能超过那条红线,子弹里面是水,如果我击中了你,那么你的衣服会被打湿,你要是可以击中我一次,算你满分通过考试,我们各有五十发子弹,如果你被我击中两次,”说到一半,kkoma微笑着看向张景焕,“那么就算他不过关。”

“好啊。”张景焕同样报以一个笑容回应。

kkoma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之后示意可以开始了,“李相赫,别忘了,低语的弹夹只有四发子弹,最后一发威力最强,但并不会增加弹体宽度,谨慎使用吧。”然后把早已在保险柜里躺着的低语拿出来递给李相赫。

“谢谢。”李相赫只是有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接过枪准备换弹。

结果关乎到李相赫是否能和张景焕并肩作战的考核开始了,角落里的赵恩静不禁直了直身子,准备全心欣赏这场战斗。

李相赫拿起低语,等待双方就位之后试探性地打了一发,被kkoma灵活的走位躲开。这个考试场地很大,有一些放杂物的箱子,杂乱无章的布在场地里,形成更真实的实战体验。

kkoma看到李相赫露出头来于是一缩身子躲到箱子后面,凭借着刚才的记忆朝李相赫的方位打了两发,以上一下地飞过去,李相赫看到子弹后也是一个前滚翻到箱子后面,'雷'射出的两发子弹还是打在了箱子上。

李相赫爬上箱子,站起来,依然看不到kkoma躲在另一处的身影,于是跳起来朝着箱子下面正紧握着枪细心观察的人开了两枪,好在低语没有装消音器,于是kkoma闻声迅速抬头,于是就地打了个翻滚躲开。

“呯!”清脆的水球爆裂声音,是雷的一发水弹爆裂,如果李相赫不往后面跳下箱子就会被kkoma的盲打击中,但很巧,李相赫抬起了脚却还是被精准命中,

——联盟顶级Assassin的实力。

kkoma一笑,起身再朝李相赫的胸口,两个小腿部位开了三枪,射手习惯用的三点封锁对方逃脱的路线。

“啧,他也太认真了吧,这个方式相赫都没学到。”张景焕在一旁摇了摇头。

“没机会了。”赵恩静立马判断道。

可是李相赫却张开双手做了个前空翻从三发子弹间穿了过去,落地的一瞬间倾下身体向kko ma躲藏的箱子后面滑铲, 看到对方的身体一小部分之后久立马开枪,毫不犹豫。

“嘭!”这就是低语的第四发子弹,刚好击中kkoma脚尖。

kkoma,败,李相赫,胜。

似乎所有人包括kkoma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三角形封锁站位的方式的破解方法与逃脱路线他全部计算了一遍,但李相赫,似乎是自创了一种?

“我过关了吧?”李相赫笑着看了看手里的低语,站起来向kkoma身边走去,脸上惊诧的神情仍未褪去,与kkoma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相赫,一览无余的自信。

张景焕的掌声打破了寂静,宣判最终的结果。

“是的,恭喜你。”kkoma站起来说道,“不错的苗子。你现在是高级士兵,有资格和张景焕一起去执行任务了,他要带的人是不是你我不知道,但你确实很有天赋,更何况…”

“低语和你很合得来。”张景焕和kkoma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所以我决定,你执行ss级任务及以上的时候我把这把枪给你。”kkoma笑着继续说着,“但是张景焕这次要杀的人是我们这里以前的一个Assassin,身手敏捷,警惕性高,现在是个财团的老板,还混黑道。出于个人建议,我希望你不要去。”

“当然,如果你和他一起去了,我只能说,继续努力,一路顺风。”不过说实话,komma也十分期待李相赫与张景焕合作的样子,那一定是LCK的另一番光景,“赵恩静!你可以出来了!”

赵恩静当然是非常尴尬的走到了张景焕旁边,慢慢挥了挥手,“嗨…又见面了。”

“哦。”李相赫又恢复了万年对美女不为所动的冷漠脸。

漫漫沉寂过后,赵恩静神情严肃的比了个手势,“加油。”然后转身与kkoma一同离去,等到完全出了训练室之后才慢慢张口,“你是不是想害死他?”

“不是。”komma回答,“这个任务我可以肯定,凭张景焕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完成的,找一个他信得过的而且硬实力摆在那的人和他一起去做任务岂不是可以提高成功率?与李相赫交手完之后我倒是很希望这两个人一起去。他们的打法不算特别像,但却与对方总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虽然你们有血缘关系,但我就这么直白的告诉你,你们完全是各打各的,一点默契,配合也没有,完全是你们的基础和脑袋瓜帮你们撑到了现在。”

“他们又是刚好一个枪手一个剑士,正好Riot那边给张景焕的火也已经到我手上了,强力的武器,完美的配合,互相的信任,远近兼顾的战术,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一起去?”

kkoma的一番话戳到了张景焕和赵恩静的最痛处,他们何尝未想过去练习配合,可最后发现互相融入的打法还是聊胜于无,而且还有些幅度地削弱了二人的战斗力。

“那万一失败了呢。死的就不只是我哥了,更何况,如果让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死掉,都是对对方的煎熬吧。”赵恩静回答。

“作为一名Assassin,你应该对我表示充分的信任而不是怀疑,作为张景焕的妹妹,你也应该去相信他,相信他相信的人。”kkoma失笑,“你有什么资格去怀疑他的实力,在怀疑他的实力之后就是在变相的质疑我。”

而另一边的李相赫与张景焕却是聊开了。

“低语用着顺手吗?”张景焕笑着问李相赫。

“嗯。”李相赫回答,“我以前没拿过这样的枪,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拿上这把枪之后,什么也可以做到吧。”前提是你得在这里,最后一句话李相赫憋着没说出来。

“那我们都要努力了啊,SSS级的任务不是吹的。”张景焕带着李相赫走出了训练场,“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马壳】二十六个字母

I——
【immortal】

写这个词我想了很久。

我觉得这个词是用来形容MaRin,Faker这两个ID的,意为不朽的。之所以不写故事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词不适合写,也不是没有其他的词可以写,这大概是比较特殊的一篇,就是一些我想说的话。

可以说,S3走过的艰辛里程我们都看在眼里,最后的冠军都是李相赫和他队友的共同努力换来的,单杀Ryu的劫也让Faker这个名字走进了所有人的视线。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说道SKT更多让人想到的是英雄联盟分部,是Faker,是蝉联冠军的奇迹队伍。

英雄联盟这个塔防游戏不同与DNF,或者说剑三,不是可以用钱砸出冠军来的队伍,无论用的皮肤多么好看,都是没有加成的,DNF的账号可以一直传承下去,而英雄联盟的所有比赛账号配置都是一样的。

这就是为什么DNF让人记住的是角色,而英雄联盟让人记住的是角色背后的人。

或许有一天,李相赫退役了,英雄联盟不再火了,我们身边的人整孜孜不倦地讨论着守望先锋或者炉石传说,都不曾记得当年有一个叫Faker的人红遍了全世界。

他们慢慢淡出了世界的视线。

“你知道Faker吗?”

“不知道诶。”

可能多年以后,我们对自己的后辈有一段这样的对话。

“MaRin呢?”

“不知道。”

他们是传奇的人物,无论过多长时间,我认为,我们都会记住,我们曾经省吃俭用买的SKT冠军皮肤,我们曾在别人吹过的张景焕与李相赫,我们曾信誓旦旦地告诉身边的人自己喜欢SKT,喜欢张景焕,喜欢李相赫。

我很荣幸能接触这个游戏,知道张景焕与李相赫。

任凭时间冲刷记忆,总会有MaRin,和Faker这两个名字在我的脑海里,他们是不朽的。

【马壳】二十六个字母

H——
【happening】

张景焕有写日记的习惯,李相赫虽然知道这一点但从不会像个担心孩子早恋的家长那样去翻看那本日记,只是任由它在那静静的躺着,直到有一次打扫卫生在椅子旁边看到那个日记本掉在了椅子旁边,

——我不是故意的,李相赫这么说着,就是实在忍不住,以后没有下次了。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翻开一页,张景焕刚劲有力的字体瞬间映入眼帘,配上淡黄的页面背景竟有些温馨。

张景焕的日记:

今天打EDG,压力很大,在后台见到了clearlove,它给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凑过来跟我讲话。

“MaRin,一个人,让我tell you,怎么追,Faker。”clearlove的英文不是很好,我的中文也不是很好,中英参半的语言配上他的动作,我还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He is Faker's 粉丝。”他左右望了望,又小声告诉我,“他是 my 媳妇er~。”最后一个词我不是很能听懂,想必是中国的老话了吧,但从clearlove骄傲又代些幸福的神情中我大概体会到这个词根wife的意思应该是一样的。

看到这,李相赫差点笑出声。

“别要 your …your啥来着…?脸怎么说…噢对对对!dont 要 your face!”clearlove很是思索了一番之后,摆了摆手,然后指着自己的脸,又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虽然我扣神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突然很羡慕他们两个,相赫始终会执着于驰骋在召唤师峡谷的地图上,而我年岁渐老,能在场上相遇的次数也多不起来。

“I love koro1,just like you love Faker,Good luck。”随后起身离开。

2016年x月x日

Part2:

我追到相赫啦!!!!(((o(*゚▽゚*)o)))虽然clearlove找我这个事很怪,但是我的相赫是在太可爱辣!!

再翻一页…没有了,一直都是这样。

李相赫有些莫名的失望,但在最后一页里夹了一张照片,拍的是自己与张景焕离别时的拥抱。

“想我就直接打电话啊,笨蛋。”

张景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门走进来,笑道,“没关系,我们只不过好久不见。”


私心多贴了几个tag 若不适就删了。

【马壳】undo(一发完结

勿上升真人。

BGM-undo 建议循环播放


-----------可爱的分割线-------------


他是李相赫,他是张景焕。

张景焕喜欢陪着李相赫做任何事情,他无时无刻都紧跟在李相赫的身边。

二人退役后一起买了一套房子,每天打打直播什么的还算快乐,李相赫一直是雷打不动的单牌上分这任何人都知道,可每次他开直播玩的时候张景焕总会笑咪咪的凑过来谈双排的事情,那双眼睛足以让李相赫心软。

后来李相赫就慢慢习惯了这样子也就没再斤斤计较。

“逛街…?!”正在打游戏的李相赫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差点没抄起耳机砸张景焕,一脸茫然地把视线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到张景焕的脸上。

——他可比电脑好看多了,所以多看看倒也没什么不好。李相赫吞了口口水对自己说道。

“你说和我去逛街…?”李相赫指了指自己,思考了片刻,“好吧。”

然后李相赫转过头去继续打游戏,不同的是脸上多了几分认真,于是这把游戏对面中单直接在泉水里骂人不出来了,也顺利的赢下。

“走吧。”李相赫径直走出自己的房间,在客厅的餐桌旁边抓起钥匙和钱包,草草穿了一双运动鞋就出门,“景焕哥有手伤,所以东西都我来提吧。”

张景焕本想让李相赫尽情的买体会被宠着的感受,没想到这个家伙也开始体会自己的感受了,什么啊,明明我才是要拎东西的人啊,张景焕无奈笑笑。

“好。”做出嘴形,无声应答。

李相赫到了街上才发现其实整天窝在椅子里也不好,多出来走走,陪恋人玩玩才是最主要的啊,都已经退役了干嘛还这么较真呢。

“啊,哥,你看这个怎么样?”李相赫走到零食店里拿起一包黄桃果干向张景焕摇了摇,这是他最喜欢吃的品种,还没等人应答就再沉没在了糖果区。

张景焕依然在李相赫身边笑着,看着这孩子一般的李相赫。

李相赫总能get到一些新品种,虽说韩国的零食做的很好吃,但他还是热衷于一些台湾日本的糖果,虽然有一次买了一包DIY的糖,吃了一颗就被过于甜腻的味道恶心到了然后扔掉,太甜的东西吃着头疼。

抓起两包不同的棒棒糖,仔细比较了一番,李相赫还是决定两包都买下来,对于糖果他自己真的没什么抵抗力,回头看到张景焕曲起的眼角,同样以一个笑容作为回答。

突然,有一个中年妇女牵着她的孙女走到了张景焕身旁,正准备从张景焕身前穿过然后躬身抓李相赫旁边的糖果,一下就被李相赫拦住,

“大婶,我还在挑呢,您这样不礼貌,而且您还差点撞到我朋友。”

“嘁,当自己是谁啊,我就带孙女来买个糖怎么啦?!怎么会撞到你朋友!”

李相赫不是事多的主,也不好意思跟人家说自己是电竞退役职业选手,“那您自便。”然后走向了另一区域。“别生气,这种人不值得的。”张景焕搂住了李相赫的肩膀拍了拍,“待会再来买糖,先挑别的。”

“没事啦,”李相赫摆了摆手,“就是看不惯这种人而已。”

逛完零食店出来当然是提了一大袋的零食,虽然有些沉,但看着这些战利品李相赫觉得还是值得的,继续往前走都是卖衣服的,李相赫沉思许久还是走进了一家男装店,琢磨着张景焕穿什么衣服最好看。

他明明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所以李相赫给张景焕买了两条运动裤和几件T恤,虽然二人收入很高,但都不是喜欢乱花钱,多花钱买那些濩落之物,“别忘了买你自己穿的。”张景焕在一旁提醒李相赫,因为出了这家店往前走就一直是女装了。

“反正我最近没长多少,天天在家里穿队服也不是不可以。”李相赫随意搪塞了一句。

“那也要洗啊,你还是买点自己穿的,我天天在家里穿新衣服看着你穿队服也怪不好意思的,搞的好像我虐待你。”张景焕开玩笑的说道,还是牵着李相赫的手往街道另一端走去,直至进入一家世界品牌的男装店。

“自己挑吧,算我请你。”张景焕说着用视线指了指李相赫钱包里自己塞进去的的那张银行卡。

事实证明李相赫还是需要宠的,不一会儿他就又提出来了一个大袋子。

张景焕笑着刮了一下李相赫的鼻子,“你不买?还是提了这么大个袋子出来,给我提。”说着去抢李相赫手中的袋子。

可李相赫身体一偏就躲过了张景焕的手,一字一句地告诉张景焕,“我说了,哥你有手伤,所以我来提。”认真的神情简直像极了赛场上的Faker。

“好吧。”张景焕也没跟李相赫再争下去,就是笑着摸了摸李相赫的头。

李相赫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眼前一片漆黑,无端倒了下去,袋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周围的人忽然就乱了分寸,但也有人非常冷静地拨打了120。

“这不是Faker吗?!”刚刚拨完120的青年眯了眯眼睛看清了李相赫的面容,叫道,“你们怎么都愣着,扶他啊!”然后摸出李相赫口袋里的手机,看到锁屏壁纸是张景焕,想都没想就熟练的输下张景焕的生日。

手机被顺理成章地打开。

青年不知道李相赫和对里谁的关系最好,打开通讯录很是犹豫了一番于是打给了Bang,手机号码都没看一眼。

“喂?哥啊,什么事?”接电话的正是在战队食堂刚吃完饭的Bang。

“我不是Faker,但是在街上看到他晕倒了,是xxx这边,如果您能赶过来帮忙的话不胜感激!”

“我擦?!你等等我马上过来!”Bang给Kkoma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请假,走了一段路拦到了一个的士,直达李相赫那边。

张景焕是第一个走上前去扶李相赫的人,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手伤的缘故,他扶不起来。周围的人也无视他陆续跑到李相赫身边把他搀扶着站起来,可最大一圈中不乏有凑热闹拍照的。

救护车与Bang同时赶到,张景焕对医生笑着说了一句我是他家属之后看着李相赫被抬上担架,跟着上车,Bang和那个青年也跑了上去,还没来得及解释原因。

一路无言。

“病人家属是谁?”李相赫在病房里熟睡着,医生推门出来问道。

“我是他家属。”张景焕几乎要抓着医生的领子质问他,但处于理性他还是冷静了下来,看到Bang在一旁不安的样子也无奈的笑了笑。

“我是他朋友。”Bang回答。

医生瞥了眼Bang,“你跟我来,我把他的情况跟你讲一下。”随后又说了一句,“其他人不要进来。”似乎是说给张景焕听的,也似乎是说给那个青年听的。

张景焕真的惭愧,自己在最重要的时刻帮不到自己的恋人,可惜,这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有些羡慕与期待的目光投向了Bang的背影。

“臆想症,你应该知道吧,加上病人长期失眠,所以晕倒了。”医生的目光直对上Bang的眼睛,有几分威严,“就是他把一个人假想成实,然后不停的和自己互动,对了,他有没有受到巨大精神刺激,或者说最亲近的人离开他?”

张景焕。Bang脑海里马上浮现了这个名字,张景焕一个月前刚刚出车祸去世,葬礼李相赫没有参加,没人知道他近期干了什么。

“你真的是爱他爱的深沉。”Bang等医生交代完离开之后突然感慨道。

“我们是你的队友,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失眠久了也不吭一声,你真的把我们当队友吗,张景焕的死谁不伤心,但是你没必要把自己搞成这样。”

“李相赫啊李相赫,你真的是愿意为了他付出生命。”

“他追你用了一个月,你想他用了一个月,这算是打平了吗。”Bang突然想起一个中文小说里说的一句话——

我有个朋友,他游戏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李相赫,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很想打你一拳,你真的是个傻B,为什么不愿意从他的死亡中走出来,当年他和Easyhoon不是也从你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吗,为什么他们可以,而你不能?你可是大魔王。”

“他是上单霸主,回来帮我们拿了个冠军就和你一起跑了,我们那时还笑嘻嘻地祝福你们两个,可是没人知道我们接下来的磨合期是有多长,多艰难。S8我们差点保级你知道吗,可最后还是一起努力拿下了春季赛冠军。”

“张景焕出车祸的后一天我们刚好有比赛,你知道观众在喊什么吗,在喊MaRin,在喊Faker,在喊你们两个的名字。你们带领了SKT书写传奇,然而,这个故事,就交予全新的血液去继续。”

李相赫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不去拥抱假想的人,因为他已对着那张笑脸扑空过无数次。

李相赫不敢睁开眼睛,但是眼泪依然夺眶而出。

“李相赫,我回来了。”他多希望一睁眼就能看到张景焕的笑脸。





小伙伴们这是BE哦

【马壳】一个小随笔

勿上升真人谢谢。




“让我们恭喜SKT!他们夺得了S5世界联赛的冠军!”在KOO水晶被第三次击破的时候,世界各地的解说不约而同的在麦克风里咆哮着,有些已见证S3奇迹的粉丝已经在屏幕前抹起了眼泪。

李相赫摘下耳机的时候习惯性的朝上单位置看了一眼,对上了早已向自己投来的目光,有默契地相视一笑。

然而和张景焕一起托起并亲吻奖杯的李相赫当时非常激动,比S3的时候兴奋得多,他再一次向全世界证明了谁才是世界第一中单,只是忽略了身边眼里尽是笑意与泪水的张景焕有些黯然。

真希望我们能一直像这样望着对方笑,直到永远。

在张景焕转会消息下来的时候,李相赫是摊在椅子里的,即使没有熬夜的习惯却还是去冲了一杯速溶咖啡,红着早已肿胀的眼睛看完了整篇报道。

“SKT强力上单离队,MaRin决定转会,目前去向不明。”

后面是一些评论在探讨猜测张景焕的去向,所以李相赫瞟都没瞟一眼,整个训练室突然安静的可怕,就只有张景焕在专心的玩游戏没发现异样,kkoma扫了两眼队员的电脑之后便也心知肚明,无奈的叹了口气暗骂一句自己傻然后转身离开了训练室。

李相赫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向邻坐的张景焕,身上还套着SKT大红的队服,正开心的跟别人交谈着什么,时不时弯起好看的眼角,手上也是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用剑姬单杀了敌方上单。

——可我们以后就是对手了。

那人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 趁着回城的空隙转过头看了看李相赫,发现对方正瘫坐在椅子里喝着一杯速溶咖啡,闻道浓郁的味道之后皱了皱眉头,“相赫,你不是一直作息时间很规律的吗。”

“还不是多亏了你。”说出这句话的李相赫问心无愧,可听到这句话的张景焕却缓缓低下头然后把目光再次转移至电脑屏幕上,离开SKT是他自己决定的而且还是铁了心要离开,面对那么多俱乐部发出的邀请函自己无论多苦恼多纠结都没有想到过李相赫的心情,自己来到SKT的时候可是和他碰过拳说不离开的。

所以那只是玩笑话吗,认真的神情骗了眼前这个孩子,张景焕无比惭愧。

“不对啊,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等到对面投降了之后张景焕再次转过头来,看着李相赫,“转会不是电子竞技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只是想换一条走的路,坐了你几年冷板凳的智勋也是,每个职业选手都想看到自己被夸赞,当我们一次次表现再好却听到台下喊的依然是Fake r时…”

张景焕笑,“你从未体会过这种心情,你的道路是一帆风顺,通畅的。”刚刚有些抱歉的心情烟消云散,取而代之更多的是一个职业选手的欲望。

“也是。”李相赫不怒反笑,他完全可以把这当作在夸赞自己,“你走上了通往别的赛区的路,而我会一直留在SKT,我也希望自己可以通过努力然后我的路一直一帆风顺下去,而你的意思是自己努力不够还是我太强?我没有讽刺你,确实我不理解你的心情,我只是这件事的造成者,你不是失败者,只是现场喜欢你的观众没有我多,你依然是强者。

“无论你去到哪里,你依然是MaRin,那个拿过世界冠军的最强上单,我很幸运有你这样的队友,但以后我们就是对手了,我很荣幸能和你再次互相学习。”一下子把话说完的李相赫口里有些干涩,抿了一小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嘴里。

“为什么加了糖还是这么苦,啧。”李相赫感叹了一句。

“因为苦的是这里。”张景焕说着指了指李相赫心脏的位置,“Faker不就是骗子的意思吗,明明舍不得我走但还是要讲一大堆道理。”

李相赫突然被噎住,无话可说。

【马壳】二十六个字母


F——
【faze】

第一次见到张景焕的李相赫是有点慌张的。

张景焕在K队的比赛视频他也看,只不过太过于亮眼的上单表现总会给他带来一些压力,虽然外界都认为SKT两队合并是无敌的。

“你好,我是张景焕。”笑起来弯弯的眉眼看着让人很舒服,好看的卧蚕让李相赫印象深刻,简短的自我介绍也没多一句废话。

“李相赫。多指教。”大魔王并不会给别人看出自己的紧张,于是同样报以一个自然的笑容回应。

“我一直在看你的比赛,你是一名出色的中单。”其实这并不是客套话,张景焕不过是在陈述事实,但是很少受到有真人夸奖的李相赫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无论粉丝媒体多么吹捧他,他都曾未看过一眼。

“谢谢。”李相赫过了一会儿答道,“你也很强不是吗,以后我们就是队友了,加油。”张景焕看着眼前的人儿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于是伸出手,“那我们下次可以中上联动一波。”

“当然。”李相赫肯定是毫不犹豫地握上了对方的手,但是由于紧张的缘故手有点小抖,这个细微的地方被张景焕尽收眼底,揉了揉李相赫的头发之后走去了训练室。
-------------
“相赫为什么会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有点慌张呢?”张景焕看着怀里的李相赫问道。

【马壳】二十六个字母

勿上升真人!!


E——
【everything】

“You are my everything.”李相赫走在伦敦的街道上,看到一个男人正对他心爱的女朋友说着这句话,瞬间有种想把他拍死的冲动,明明是腐国啊怎么还是能被秀一脸。

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玩,看着繁多的软件却不知道该打开那个好,最后神差鬼使地点进去了短信,第一行,张景焕。

正想着该发送什么的时候,裴成雄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相赫,晚上打Immortal,回去训练。”李相赫就没再散步,跟着裴成雄回去,于是短信编辑那一栏依然为一片空白。

晚上打比赛的时候李相赫完全不紧张,就算对手十分强大。想想欧美这边的壳粉可是多了去了,基本上每一场SKT的比赛第一排观众举的都是Faker的牌子,虽说是习以为常了但他依然对这些粉丝心存感激。

“Faker!Fighting!Faker!Fighting!SKT!Fighting!”现场给SKT加油的观众的呼声震耳欲聋,连在打比赛的李相赫都能听到那么一两声呐喊。

突然,导播把镜头给到了一位第一排的观众的身上,他带着口罩,举着一个牌子写道——Faker,you are my everything. 看着他,没有欧美人那么有别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和卧蚕眼更像是亚洲人。

“Faker killed Pobleter!Solo kill!What the…”李相赫单杀了一次对面中单,现场解说激动的几乎要爆粗,全场欢呼,导播再一次把镜头给到了那位观众,这一次他扯下了口罩,喊道:“Faker you are my everything!”

全场观众都看清楚了他的脸,一个SKT粉丝不能再熟悉的脸——MaRin。欢呼声愈加响亮,甚至有些整齐的喊Faker you are my everything,李相赫脸上笑意愈浓,他听到了,听到了全场的欢呼,和张景焕一起。

【马壳】二十六个字母

D——
【dawn】

张景焕每天早上都有晨跑的习惯,去了中国也一样。

李相赫也是从张景焕走了之后开始晨跑的,沿着张景焕曾跑过的路线一遍一遍跑过,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想念张景焕,或许那个人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或许跑着跑着就和他相见了,李相赫不看电视剧,虽然他曾一次次妄想着出现这种言情剧里的桥段出现。

二人都是习惯在拂晓的时候出门,跑到太阳完全升起。

但是今天李相赫却晚起了一个小时,他的生物钟告诉他自己必须再睡一个小时才能保证在训练的时候不打哈欠。好在是冬天,太阳升起的很晚,李相赫自己感叹了一句之后就快速的换好衣服并洗漱完毕向楼下冲去。

“我没带钱出来啊…”看到路边小摊已经就绪的时候李相赫掏了掏口袋发现空空如也,有些失望的摇摇头,那是他很喜欢吃的炒年糕啊。

然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晨跑,要是不跑快点太阳就出来了,该跑完的路程没有跑完。

李相赫还在奇怪着为什么张景焕会选这样一条路线晨跑,穿过一个很大的公园然后跑到一个社区前面再原路返回,明明毫无意义的路线啊。

想着想着跑到了那个社区前的李相赫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看到那人也是一脸尴尬的神情看着自己,映着脸皮打了个招呼,“嗨,景焕哥。”

“相赫,你知道我想你多久了吗。”不大的声音伴着金色的太阳光填满了李相赫的心。


【最近好多大大发文嗷嗷嗷xxx我不缺粮了w

【马壳】二十六个字母(重发

C——
【cat】

李相赫是猫系这个事情大概谁都知道吧。

张景焕虽然也觉得自家恋人的属性很可爱,但李相赫有时候特别傲娇,就是你怎么都掰不过他,除非用一些特殊的方法。

“相赫…这么拼命啊…实在打不过就投了吧,一波团灭你们就输了。”虽然李相赫特别不喜欢投降这个东西,就算自己发育特别差。王者局的话投降也不会像低端局那么多。

“不行。”李相赫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了他强硬的态度。于是张景焕也不强求,准备去准备晚餐,回头还不忘道,“打完这把别打了,吃饭。”他知道李相赫的倔脾气,所以就没跟他争。

“相赫——吃饭了!”十几分钟后张景焕正一脸得意地从厨房走出来,朝自家恋人房间里探了探头发现他居然还没打完,而且还是刚刚的那一把,右上角的计时器更是来到了70分钟。张景焕皱了皱眉头,搬了个凳子坐在李相赫旁边看了两分钟发现,“相赫,别打了,对面在玩你们。”对面故意制造出这边能赢的假象,放点水送了几个人头就让这边一个个都不投降了。

“不行。”丝毫没有变动的答案。突然,对面五个人打了一波正经的团战,在80分钟的时候结束了游戏,张景焕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相赫,菜都凉了。”

李相赫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揉了揉腰,“那就热一下吧,走走走,吃饭去,累死我了。”

“今天我想吃我最喜欢吃的。”

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李相赫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腰疼。猫系属性发作,“张景焕你他妈给老子清理干净!”

张景焕也就宠着这只猫吧,一边给他揉腰一边给他顺毛。